当前位置:道远文学网首页 > 文学大作>正文

狐嫁女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2:30:04
点击: 6

久而久之;

历城有个官宦人家的住宅。面积有几十亩之大;楼宇相连。因为宅中时常出现怪异现象,结构复杂。因此人去屋废,里面蓬蒿杂草横生。大白天也没人敢到里面去;有一天。殷公与一群书生在一起。

有个人开玩笑说:

殷公从座席上跳起来说:

酒席上。"谁能进去住一夜,我们就把这桌酒菜送给他;"听了这话,"这有何难,"于是:众人送他到废宅门:

你如果发现鬼怪,

我就捉住它作为证物,

他就带着一桌酒菜到旧宅里去了,"我们暂时在这里等候。就大声喊叫,"殷公笑着说:"如有鬼狐。"说完,他就走进去了。只见住宅里野草遮路,蒿艾如麻。幸好月光昏黄!当时大约是初十边上,眼睛还能借月光分辨出门房,才到后楼,殷公沿着墙壁摸索着过了几幢楼房,登上月台,发现台上光洁可爱,他就在这里停。

见月色明净,

他神思恍惚想入睡。

抬头西望,他在月台上静坐了好一会儿!并未发现什么怪异现象?心中暗自好笑传说的不真!他便以地当床;以石作枕,一更过后?躺在那儿看牛郎织女星。忽听到楼下有脚。

吓得往后退。

好像有人沿着台阶走上来了,于是他假装睡熟了却眯着眼睛偷看,只见一个青衣丫头,手拿莲花灯上楼来了,她一看到殷公,并对后面的人说:"有陌生人在这里;"是谁;"下面的人问,"丫:

他走到殷公旁边,

往来的人熙熙攘攘,

"不认识;"不一会儿,上来一个老头。仔细打量了一下:对旁人说:"这是殷尚书;他已睡熟了,我们只管办事情,他为人豪放不羁,也许不会责怪我们的,把楼门全部打开,一会儿,楼上灯亮如同白昼,打了个喷嚏,殷公稍稍转动了身子;那老翁听见殷公醒了。连忙出来,跪在地上说:"小人有个女儿今天夜里要出嫁,不想触犯了。

"殷公起身,请你千万不要怪罪我们。用手扶起老翁说:"我不知道你今夜办喜事,没有什么礼物表示恭贺?惭愧得很。"那老翁说:"贵人。

请你入席坐一坐,

"殷公也还了一礼,

"只见老翁连忙出门迎接,

能压邪驱凶。我们觉得非常荣幸!这对我们便是莫大的荣光。"殷公很高兴!便答应了他的要求!走进楼一看。只见摆设很华丽。一位年过四旬的妇人来拜见殷公。老翁介绍说:紧接着。乐声大作,十分悦耳动听。"这是我妻子,有人跑上楼说了声"来了。殷公也站在那里等候,在一串用纱罩起来的灯笼的引导下:新郎官进。

以为他就是女方的傧相,

他年约十七八岁。长得健康俊秀;老翁先教他向贵客行礼;新郎官看了看殷公。赶紧给殷公行了大礼,然后老翁与女婿相互行礼,敬完礼以后,众人入席,不一。

许多打扮一新的女郎上来了,酒肉蒸腾,香气扑鼻,金杯玉碗的光辉,照亮了酒桌。酒过几巡以后,老翁叫丫头去请小姐出来,丫头应声。

在几个丫头与老妪的簇拥下:

但过了好久还未见小姐出阁!掀开帘子催促女儿快出来。老翁只得自己起身,新娘子终于出来了,香气。

老翁便教新娘先拜殷公。

但见她头戴翠凤。

她佩环戴玉;行过礼后;殷公稍微打量了一下新娘。新娘随即紧挨着母亲坐下:耳坠明。老翁带领大家上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